鸳鸯劫

140次浏览 已收录

  冯先生是我的一位画家朋友,擅画鸳鸯,在工笔画家中颇有声望。近三五年,他的画作与拍卖商场结合得很好,所以他十分阔绰地在京郊置了一幢大别墅,还缔造了一座宅院。那宅院里蓄了一塘水,塘中养着野鸭、鸳鸯什么的,还有一对天鹅。冯先生搬到别墅后不久,有次亲自驾车将我接去,让我同享他的高兴。我俩坐在宅院里的葡萄架下,吸着烟,品着茶,一边赏识着塘中水鸟们优哉游哉地游动,一边东一句西一句地唠嗑。我问:它们不会飞走吗?冯先生说:不会的。是托人从动物园买来的,买来之前已被养熟了。没有人迹的当地,它们反而不肯去了。我又问:天鹅与鸳鸯,你更喜欢哪一种?答曰:都喜欢。天鹅有贵族气;鸳鸯,则似小家碧玉,各有其美。又说:我也不能一辈子总画鸳鸯啊!我卖画的途径挺多,不仅在拍卖行里卖,也有人亲自登门购画。倘属成功人士,多要求为他们画天鹅。但也有普通人前来购画,对他们来说,能购到一幅鸳鸯戏荷图,就左右逢源了。画鸳鸯是我最擅长的,技熟于心,画起来快,所以价格也就相对廉价些。普通人的目光大概习气于被色彩吸引,你看那雄鸳鸯的羽毛多么艳丽,那正是他们所喜欢的嘛!我卖画给他们,也不仅仅是为了钱。他们是揣着钱到这儿来寻求对爱情的祝福的。我满足了他们的心思需求,自己也高兴。我谦善讨教:听他人讲,鸳鸯鸳鸯,雄者为鸳,雌者为鸯;鸳不离鸯,鸯不离鸳,一时分别,不知道其中有没有什么典故?冯先生却说,他也不太清楚,他只对线条、色彩,以及构图技巧感兴趣,至于什么典故不典故,他倒从不注重。三个月后,已是炎夏。某日,我正睡午觉,俄然被电话铃惊醒,抓起一听,是冯先生。他说:触目惊心!触目惊心呀!哎,我刚刚目睹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工作!这会儿我的心还怦怦乱跳呢,不说出来,我受的那种影响必定无法平息!我问:光天化日,难道你那保卫威严的高档别墅区里发生了溅血凶案不成?他说:那倒不是,那倒不是。但我的宅院里,刚刚发生了一场事关生死存亡的大斗争!我说:你别制造悬念了,快讲,讲完了放电话,我困着呢!所以,冯先生口气激动地叙说起来。冯先生正午也是要休憩一个多钟头的,但他有一个习气,睡前总是要坐在他那大别墅二层的落地窗前,仰视宅院里的花花草草,静静地吸一锅烟。那天,他磕尽烟灰正要站启航来的时分,忽见一道暗影自天而降,斜坠向宅院里的水塘。他定睛细看,哎呀一声,竟是一只苍鹰,试图从水塘里捕捉一只水鸟。水鸟们受此惊吓,四散而逃。两只天鹅猝临险况,反应迅疾,扇着翅膀跃到了岸上。苍鹰一袭未成,不肯善罢甘休,彼得的反应完全不一样了哲理故事旋身飞上天空,第2次爬高下来,盯准的政策是那只雌鸳鸯。而水塘里,除了几株荷,再没什么可供水鸟们藏身的当地。偏那些水鸟,因久不飞翔,飞的天分现已大大退化。冯先生隔窗看呆了。正在那雌鸳鸯命悬一线之际,雄鸳鸯不窜逃了。它一瞬间游到了雌鸳鸯前面,翻开双翅,勇敢地扇打爬高下来的苍鹰。效果苍鹰的第2次突击也没成功。那苍鹰如同饿急了,它飞上空中,又初步第三次进攻。而雄鸳鸯也又一次飞离水面,用显着细小的双翅扇打苍鹰的利爪,拼死保卫它的雌鸳鸯。力量悬殊的战争,就这样翻开了。令冯先生更加吃惊的是,塘岸上的一对天鹅,一齐翻开双翅,扑入塘中,加入了保卫战。在它们的带动之下,那些野鸭呀、鹭鸶呀、都不再惊骇,先后参战。水塘里一时间情况大乱待冯先生不再发呆,冲出别墅时,战争现已结束。苍鹰一无所获,杳无音信。水面上,羽毛凋零,有鹰的,也有那些水鸟的我听得也有几分发呆,困意全消。待冯先生讲完,我忍不住关心肠问:那只雄鸳鸯怎么样了?他说:惨!惨!几乎是遍体鳞伤,两只眼睛也瞎了。他说他请了一位宠物医院的医生,为那只雄鸳鸯处理伤口。医生认为,假设走运的话,它还能活下去。所以他就将一对鸳鸯暂时养在别墅里了。到了秋季,我带着几位朋友到冯先生那里去玩儿,发现他的水塘里增添了一道风光雌鸳鸯将它的一只翅膀,轻轻地搭在雄鸳鸯的身上,在塘中慢慢地游来游去,不由使人联想到一对挽臂散步的恋人。而那只雄鸳鸯已不再有往日的美丽,它的背上、翅膀,有几处当地呈现出裸着褐色创疤的皮。那几处当地,是永久也不会再长出美丽的羽毛了更令人动容的是,塘中的其他水鸟,该政策由第三方审计单位哲理故事,包括两只皎白的、气质显贵的天鹅,只需和那对鸳鸯相遇,都会自觉地给它们让路,好像那是清楚明了之事,好像已成塘中的文明准则。特别那一对天鹅,当它们让路时,常常曲颈,将它们的头低低地俯下,一副尊敬的姿态。

  。我心中天然清楚那是为什么,我悄然对冯先生说:在我看来,它们每一只都是显贵的。冯先生默默地点了一下头,标明彻底附和我的观念。不知内幕的人,纷乱向冯先生发问,冯先生略述前事,世人皆肃默。是日,咱们被冯先生留住,在宅院中聚餐。酒至三巡,世人逼我为一对鸳鸯作诗。我搪塞不过,趁几分醉意,胡乱诌成五绝一首:为爱岂固死,有情才相依。劫前劫后鸟,直教人惭极。有专业歌者,借他人熟曲,击碗而歌。世人皆击碗和之。罢,意犹未尽。冯先生首要擎杯至塘边,泼酒以祝。世人皆效法。然塘中鸳鸯,隐荷叶一侧,不睬岸上之人,依然相偎小憩。两头依托,呈耳鬓厮磨状。那雌鸳鸯的一只翅膀,竟仍搭在雄鸳鸯的背上。不久前某日,他问长问短一句,随即便道:它们死了!我惊诧,轻问:谁?答:我那对鸳鸯所以想到,已与冯先生间断交游两年之久了。他先是婚变,继配是一京漂,芳龄二十一,比冯先生小三十五岁。正新婚宴尔,祸事却猝不及防他某次驾车回别墅区时,撞在水泥电线杆上,严峻脑震荡,久医病轻,然落下手臂挛颤之症,无法再作画矣。继配便闹离婚,他不堪其恶语之扰,遂附和。继配脱离时,私自将其画作全部转移。此时的冯先生,除了他那大别墅和早年间堆集的一笔存款,也就再没剩什么了。坐吃山空,前景堪忧。我不知该对他说什么好。冯先生呜抽泣咽地告诉我,塘中的其他水鸟,因为无人喂养,都飞光了。我又一愣,半天才问出一句话:不是都养熟了吗?对方又是一阵抽泣。冯先生没有答复我的疑问,就把电话挂了。我陷入了沉思,俄然想到了一句话:万物互为师学,天道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