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天涯

84次浏览 已收录

  涉过沙滩,绕过礁石,蹚过海水。一路急行,如同去赶赴一场命定的约会。一片礁石横卧在视界里,黢黑,浑圆,真挚,像阻滞在沙滩上的一群鲸鱼。落日把毕竟一抹余辉涂在了它们的脊背,使那块巨大的岩石上的天边二字,美丽欲滴,红得刺眼。不远处,与天边静静相伴的礁石颜色略浅,身躯却更加巨大,如同一头正爬向陆地的海怪,它的尾巴还拖在海水里,而头已翘起在椰树衬托的岸边,在它高高突起的额头上,赤色的海角二字孤零零地高悬。这就是我为之心驰向往、为之魂牵梦绕的天边?这就是我为之眺望了二十年、为之行进了二十年的海角?我曾无数次想象过天边海角的现象:怪石嶙峋,浊浪滔天,海鸟凄厉,阴风怒号眼前的情境虽与梦想略有出入,却也根柢契合。惨白的黄昏,郁郁的旅人,这应该是访问天边海角的最佳配备。这根深蒂固的知道,应该与我所了解到的前史有关。前史上的古崖洲孤悬海外,因其人烟稀少,因其荒芜凄凉,唐宋时期被朝廷辟为官员的放逐地。当那些谪臣犯官们怀着有去无回的心境,来到这荒蛮偏僻的水天相连之地时,便以为走到了传说中的天之涯海之角,走到了世界和人生的止境。唐代宰相李德裕曾宣告悲鸣:一去一万里,千之千不还;崖州知何处?生渡鬼门关。宋代名臣胡铨亦曾哀叹:凹凸万里天边路,野草荒烟正断魂。在烟尘熏染的典籍里,天边的古道上总是点缀一串断肠人歪斜的足迹,它的枯藤老树上常常设置几只不时啼叫的昏鸦。其实,天边海角已然地处仙境一般的三亚,它的美是清楚明了的。假设在另一个时间到来,我的心境可能大相径庭它的沙滩柔软如婴儿的肌肤,它的海水明澈如少女的心肠,它的被椰树环绕的海岸如同情人的臂弯,它的白云拂拭的蓝天,它的不含一丝尘土的空气,都足以斥逐我浑身的疲倦。但现在是黄昏,落日适时地掉进了大海,正本皎白的云朵瞬间变成了深紫色,暗黑的海水里映出了浓浓的猩红。前面和右侧是横亘的礁石,左面是波翻浪卷的大海,天海相连,水天一色,路程在这里戛然而止。日暮途穷!我的心里突然跳出这四个字。许是冥冥中的安排,让我穿越二十年的时空,在这样的时间,这样的地址,抵达心里的荒芜。二十年前,我休息草原。在孑立与孤寂中,我先后用了十年的时间,来知道草原的博大和荒芜。我们的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,一切都非常积极情感美文那时,乃至今天,在许多朋友的形象里,草原都远在天边。事实上,我对此也有几分认同。当时,正值海南建省伊始,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,也令我芳华的血液欢娱不已。抓住机遇、改变命运等要素倒在其次,最吸引我的是海南一起的地理位置,是天边海角这个名词所浸淫的太多意味。年青的生命总是盼望脱节实践的羁绊,谁的梦里没有孤旅江湖的浪漫,谁的心里没有浪迹天边的情结?也就是说,海南的大开发供应了一个要害,它唤醒了我心里匿伏已久的赋性。平平的日子需求一个政策或一个亮点,那是暗夜里的灯光,给予我们无量的热心与动力。许多时分,我们乃至说不清牵动我们脚步的毕竟是什么,但我们依然会为之矢志不渝。不恨天边行役苦,只恨西风,吹梦成今古。明日客程还几许?沾衣况是新寒雨。在纳兰性德以及我们的心目中,天边更像是一个符号,我们还可以叫它异域,叫它远方,我们总是把艰险和浪漫一起强加给它。我是说,悉数我们眺望中荒僻的边境,都可视为天边的近义词,今世的乡愁。二十年前欢娱的热血,毕竟仍是在家人的重复阻拦下逐步冷却。但我的天边梦却并未就此结束,十年后,我总算解去种种牵绊,只身闯荡江湖。那时,风光不再的海南已逐步淡出人们的视界,我不得不去了另一个海滨城市。而天边的礁石永久不会消失,海角的波涛永久不会退潮,它们将一贯等我,直到某一天我俄然现身。今天,我总算来了。我是来了却一桩希望,仍是来完成一个接连了二十年的承诺?毕竟一批游客在天边下轮番留影,他们匆促而来又匆促而去,来来去去间,完成了走天边的夙愿。他们不肯多作刹那逗留,是因为失望:天边海角正本就是这个姿势啊!我了解他们的心境。早年的向往是多么夸姣,那独特的传说,那回肠荡气的美丽,常常令他们心动,并毕竟付诸行动。而一旦抵达目的地,才发现,这名扬天下的现象不过就是几块大石头。瑰丽的遐想被平平无奇所替代,悉数飞翔的浪漫纷乱跌落在实践的沙滩。世人的旅游垂青的大都是色相,他们总是再接再励地将一处处风光踩在脚下,总是浮光掠影地将名山大川装进相机。那短暂的脚步和忙乱的目光,清楚是被希望和诱惑所挟制。他们的行为可以概括为:来了,玩了,走了。除了感官希望的满意,除了茶余饭后的谈资,这样的旅游还能留下什么?岂止是旅游,爱情,偷情,投机,钻营,乃至升官发财,造反夺权,人人间的种种蝇营狗苟大概如此。倘若没有心灵的随行,倘若悉数以目的为重,那么,和政策相伴而至的就是庸俗,与疲倦一起袭来的还有茫然。是的,重要的永久是进程,生命的兴趣更多的在于旅途中的景致。南天一柱的上空有一弯新月,那么纤细,根柢无力阻遏夜色的灵敏曼延。偌大的天边海角,孑立,落寞,背倚礁石,对着海面上的渔火发呆。从北纬41到北纬18,从漠漠草原到苍莽南海,从毛头小伙儿到年过不惑,我走了二十年又八千里,多少花朝月夕都定格在回想的底片上,多少艰难困苦都堆积在年月的底层,成为生命中最名贵的部分。草原与大海有许多共性。大海的深重,用麦子“鞭打”出的美国院士情感美文,正暗合了草原的孤寂;而草原的很多,只需大海才可比较。如此说来,一片草原就是一座沉默寂静的海,一处海面就是一片腾跃的草原。二十年中,我不过是从一片海域抵达另一片海域,从一处天边走向另一处天边。我只是走着,只是履历着,穿越平原山野,穿越白天黑夜,穿越春夏秋冬。假设人生在世的时间代表生命的长度,那么肉体和魂灵活动的边境则体现着生命的宽度。孔子、张骞、玄奘、徐霞客等先贤,均因广大的生命宽度而令后世景仰;王勃、曹雪芹、普希金等,虽英年早逝,但他们依然具有满意的生命宽度。我们不能抉择生命的长度(天主不喜欢别人同享他的权力),但我们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。我知道,这个世界有太多我不曾进入的地界,天主给予我的只是一条缝隙,我只是想沿着这条缝隙极力看过去,尽最大的可能窥探这个世界的隐秘。我是一个离群索居的人,与都市的喧闹比较,我更甘愿走在荒芜里。悉数的火热都是暂时的,都将归于沉寂,归于荒芜。不过,天边海角的荒芜还差强人意,还没有洒脱于红尘之外。我多少生出了一些悔意,或许此次旅游是一个差错,还不如永久把天边冷藏在魂灵的眺望里。我遽然悟出了一个道理:不是悉数的风光都适宜看,有些风光只适宜想。比如你所倾慕的一位女子,假设你还不方案毁掉心目中亦真亦幻的女神,你最好不要挨近她只需距离还在,女神便不会被恢复到人间。何必顽固于成心的寻觅,更不需感叹云外山川归梦远,天边岔道客愁长。已然进程大于目的,已然心里的荒芜已成为生命的一部分,那么,身在哪里哪里就是天边。海南之旅是上一年冬天的事了,这篇文章却断断续续一拖再拖。因为其间我一贯忙于作业,巨大的压力把我的闲情逸致挤得踪影全无,整整半年的时间内,我只字未写。职场如战场,充满着有你没我的严格比赛,容不得风花雪月儿女情长。屈指算来,在这个盛产美人和亿万富翁的繁华都市里,我已打拼了整整十年。一边是日夜腾跃的瓯江,一边是甘于孤寂的慈湖,我在江湖之间,一般而卑微,被滚滚人流吞没。已然身在江湖,就当遵从江湖之道。因为作业的操控,我无暇临幸更多的山水,多少美景正在等待中逐步老去。三千六百个日子里,绝大多数时分我深居简出,在每一个夜晚冥想远方的风光,那些与我缘悭一面的地址,因距离而生出成倍的美学效果。作为替代,我常常在百度地图上旅游,鼠标一点,我可以抵达世界上任何一个当地。当一片沙漠,一座雪山,或许一个城市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楚的时分,那感觉实在好极啦,你这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,你就是仰望芸芸众生的天主。这是否可以看作心灵的旅游?肉身的约束谁也无法彻底脱节,但心灵的边境无边无际,只需你甘愿,你彻底可以身困斗室而心及天边。此刻,当我准备结束这篇文字的时分,江南正在步入一年一度的梅雨季节。冲上一杯从海南带回来的咖啡,房间内立刻弥漫着阳光的味道。环顾四壁,一柜,一床,一台电视,一只旅游箱,没有锅碗瓢盆,没有烟火气味,怎么看也找不到家的感觉,怎么看都更像是旅馆。旅馆就对了!我不肯置办日子用品,就是因为在心里从未把这个住了十年的居所当成家。

  。不论海角与天边,大概心安就是家。路远谁能念乡曲,年深兼欲忘京华。忠州且作三年计,种杏栽桃拟待花。人家白居易正本就叫乐天,相同侨居异乡,我的心却向来都不曾本分,更不可能有种杏栽桃的雅兴。许多个夜晚,听着窗外的风声,我都会发作正休息驿站的错觉,致使常常有翻身下床,拎起行囊当即启航的激动。我喜欢这样的感觉,喜欢把居所住成驿站。关于草正本说,我是一个漂泊异乡的孩子,关于塞外的家来说,悠远的江南就是天边。即使是故乡,我住过的任何一个房间都是暂时的驿站,何况是异乡。我知道,我一贯在路上。